只谈风月,不谈风云

关于

BTS是典型KPOP吗?不是。取得billboard专辑榜前十的成绩都是前辈引领的功劳?是尼玛[骷髅]主流KPOP什么水平心里有点逼数好嘛。

【国旻短篇】喜结良缘

[一]
江湖险恶,鱼龙混杂,流派众多。
武当派与峨眉派同为名门大派,渊源颇为深远。发展到现在,前前后后那些纠葛不说妇孺皆知,也称得上闻名遐迩。
进入新时代,各大武学流派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,不少门派就此解散,还有一些以此为良机,闭门潜心修炼以求神功大成,或者延年益寿。
比如最广为人知的的少林、武当、峨眉、昆仑。

说起来,最近武当和峨眉出了件大事,因为武学各牌再无古时的号召力,故而不为外人所知。
武当和峨眉又有亲事啦。
嗨,这两门的姻亲关系传了多少代了,大惊小怪什么劲儿。
这次是两个男弟子。
卧,槽。
行啊,不愧是名门大派,大气,讲究。
厉害厉害。与时俱进方为长青之妙法。

“试试我这支。”
“你那个颜色太姨妈了,我...

【国旻短篇】不只是爱情故事

[1]
明信片是冬至那天收到的。
自从你走后,我经常会收到你的明信片,我不想数清到底有多少封,那样“分别了多久”的确切答案就无处藏匿了。
你说,你那里下雪了,好大的一场雪,把你阳台的多肉完全包住。
我微笑。走在寒凛的北风里,遗憾不见六出纷纷,这让我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多了一个冬季。

今天太冷,空气也太干燥。我一个人去吃火锅,不想叫上任何人。
我承认,看到你的明信片,又走在这样的冷天里,我突然特别想念你,好像也不得不想念你。
思念是一条我掌控不了的蛇,它四处游走,涉及你的一切都能让它抬头。有时我也会刻意压制,可日子一久,没注意到它竟一直死死坚守。
接着,被它挑拨起的泪水也不受我控制。我选了最辣的汤底,以毒攻毒...

【国旻短篇】夕落乔木

[一]
朴智旻领到诊断书的那天下午,下了一场暴雨。
这场暴雨来得急,去得也急,雨滴争先恐后地往下砸,不管归宿如何一一可不就是他这一生的写照嘛。
他的世界即将终结,不能体验垂垂老矣,甚至活不到而立之年。
他快死了。

金泰亨一听到医生的结论就落下泪,背过脸肩膀止不住抖动,悲切的脸上纵横交错,如同窗户外面的雨痕。
朴智旻把诊断书看了又看,表情高深莫测,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。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地读,读完后方才抬头问医生,如果不治疗还能活多久。
三个月。
只有三个月?
呼,还好有三个月……干嘛这么看我啊泰泰。
他揶揄着,手搭在金泰亨的肩上安抚性地轻拍,好像生病的人并不是他。

走出医院,金泰亨还在劝他尽快住院治疗...

【国旻短篇】楼顶庆祝     存档,18x,为开车而开车

【全员向】防弹少女团二三记事

[1]
防弹少女团,一个有着韩国迄今为止最独特名字的女子组合。
刚开始看到这个名字,有人以为这家公司的用意恐怕不在于推新人赚钱,而是砸钱折磨七个可能与老板有私人恩怨的女孩子。
咦原来方时赫是隐形富豪?

至于七位当事人,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和无数次自我暗示,均做好了被嘲笑到退休的心理准备,金素珍甚至在搜集各类大叔gag以便应对日后各种关于队名的质疑和嘲讽。
“我们就堂堂正正地大声说出队名好了。”新任队长金南顺说,“越是坦荡,别人就不会故意刁难了。”
“这个队名也没有那么糟,”忙内田柾国补充道,“很特别。超有sense。”
朴智敏愁眉苦脸:“如果我们是男生的话,就很合适了。”
大家瞬间脑补了一下成为男生一齐...

【南糖短篇】不老梦

[1]
闵玧其睁开眼时,觉得自己仿佛刚睡完了半辈子。
他的意识还没跟上肉体,还停留在梦里朦胧起伏的氤氲灰白。梦是不必煎熬千年的琥珀,里面有他现有的一切一一他的警队,他的战友,他的枪,他的家;还有他失去的一切一一他的学校,他的书架,他曾经的爱人。对于这些逝去的,他想忘却终不能忘,只敢怀揣着,等到漆黑深夜时偷偷梦一回。
“你可算是醒了。身上还疼吗?疼也没关系,很正常的。”
他艰难地转动眼球,阳光太刺眼了,那人背着光,又穿着白大褂,晃得眼生疼。
“闵玧其,是我。”那人淡漠地开口,声音像糊在光亮里。
逐渐适应了光亮,他的视线渐渐聚拢,辨认出那人的轮廓。
“金南俊…么?”
金南俊点了下头。
闵玧其扯扯嘴角,口干舌燥得变成...

村上春树作品里最喜欢《眠》,第一次看的时候也是正值失眠期,书里把我所有的情绪和疑虑写尽了,那种感觉像阴天里远处的一顶露天遮阳伞,跟我头顶的雨伞一样可以遮雨,但远比我的大。   前前后后看了很多遍,越是事情顺利的时候越要提醒自己,就跟越是不顺的时候越要看、听激昂斗志的文字音乐等一样。朝乾夕惕什么的,也算不上。总之,真实地生活吧,顺便学会享受好的事物。

【甜梦短篇】万物生长

「就这么吃你
    用所有的牙齿和所有的记忆
    就像云聚了,云又去
    稠稠地、急急地、狠狠地 吃你」¹

[1]
下午六点,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大半个城市。
“金师兄,田警察又来啦。”刚刚开始实习的同门小师弟抛开卷宗,转头趴到窗边,他的喊声惹得其他人纷纷抬头。
“智旻,不要走神。”金南俊坐在对面,面色平静地说,同时摘下眼镜,朝窗外看了一眼,嘴角弧度很小地扬了一下。
“师兄师兄,你不快点下去吗?”朴智旻握起卷宗,刚看了一眼,又忍不住期待地看向金南俊。
金南俊慢悠悠地喝光了茶杯里泡了三回的龙井,头也不抬地...

【国南/国旻】如果大雪封门

「二苦常追随,三毒自然烧。」¹
[0]
橘子皮、饼干碎渣散落在桌子上,茶水冒着热气升上半空,直直的如同稀释数百倍的大漠孤烟,总不间断。
门外漫天大雪,门内三人围炉。

[1]
金南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田柾国。
距离上次见面,已有两年有余。
两年的时间对于他不算长,但对田柾国而言绝不是短暂的历程。这段时间,田柾国好像一下子长大了,个头窜到和金南俊差不多高,脸上的婴儿肥荡然无存,鼻子也比以前高了许多,显得棱角分明。金南俊暗暗想,以前的小孩怕是被现在的这个男人吃掉了吧。
不怪金南俊胡思乱想,就连田柾国自己也诧异,少年时代好像一眨眼就被迫卷入时间的洪流里,连同与金南俊的那点过往被大水急速冲散。当然,这些内...

1/7

© 宁作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